4篇日记2700多字他用文字记录下与老邓近400个日夜的故事

6月的一个傍晚,回到宿舍,刚倒在床上,江英村支书老曾的电话就来,火急火燎地喊道:“老邓投诉到市里面去了。”本来在村里跑了一天,又困又累,动都不想动,心情就和这天气一样,听到这事直冒火。覃治想了想:没办法,还得去趟老邓家。

这只是覃治平常工作的一个缩影。覃治是广州市黄埔区人社局驻江英村工作队的一名帮扶干部,他以朴实的文字记录下他与老邓的故事,为我们生动展示出“精准扶贫”的精准之道。

回想起第一次见到老邓在5月份的一天,还是在入户核查的时候。矮矮的土房不到四十平方,昏暗的灯光,两个老人,一个小孩,正围在一张小桌吃晚饭,一盆带了丁点肉丝的青菜显得格外单调。我们的到来,房子一下显得拥挤了许多,一个老妇人躬着快弯到地的身子,慌忙地到处找凳子,给我们倒茶,招呼一起吃饭,之后静静地站在一旁,再也没有讲过话。

通过村干部介绍,眼前这个60多岁,瘦长的个子,蜡黄的脸庞,一个普通到无法给人留下什么印象的男人,便是老邓。老妇人就是老邓的老婆,刚做完心脏手术,昂贵的手术费和术后治疗,让这个本来就贫困的家庭变得更艰难了。除了每月400块的低保外,刚离婚带着一个小孩回到家里的女儿是全家唯一的经济支撑。

通过仔细核查,才发现老邓的名字竟然不在户口本里,儿子很早病逝了,他自己十几年前从县城的煤矿公司跑回家,户口还挂在城镇里面。通俗地讲,就是城里人。因为身份特殊,到了退休的年龄,什么待遇都没有,连农村60岁以上老人每个月100块的养老金也领不到,显得特别尴尬。对于这样的家庭该怎么帮扶,一个晚上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第二天早上8点多,再来老邓家已经没有一个人了。一直到中午老邓的老婆才回来,原来老邓一大早就去山上放牛采山药(牛是老婆家送的,养着为了下一次看病再卖),要到晚上才能回来。晚上8点多,终于又见到老邓,一见面老邓就递上根烟,说实话,那烟闻起来就呛,更别说抽了。本来不想接,怕老邓想太多有隔阂,还是接过来点上了,第一口就给呛到了,很想换支自己的,想想,还是算了。来到这里,融入一点本地人的习气会让他们觉得更加亲切,也免去他们的拘谨。边抽边聊,到了九点多老邓就开始犯困,离开时和老邓再三嘱咐,下次再来,要听听他有什么好的想法。这是到贫困户家里,第一次能用普通话沟通的村民了,不用再讲整憋脚的粤语了,感觉挺好。

1日,一大早村委门前聚满了村民,村民代表大会在闹腾声中开始了,通过村民举手表决确认了贫困户名单。走完认定贫困户程序后,已经差不多过了两个星期,才有时间去老邓家。

为了这次见面,我查阅了当地市县对于解决像老邓这部份人的相关政策,通过左邻右舍对老邓有了更深的了解。见面后,我告诉老邓,因为他是城镇户口,所以不能纳入到贫困户名册里面,但作为在家的唯一劳动力,这个家需要靠他的努力才能脱离贫困。担心老邓太过失望情绪会过激,我用平缓的语气解说着。

想不到老邓竟平静地说:“我知道我不符条件,只要帮了我老婆就可以了,有你们的帮助,趁着我还能干几年,一定不会给政府添太多的麻烦。”一个六十多岁没有读过什么书的人讲出这样的话来,不由得让我怀疑,是不是真心话。但很快打消了我的顾虑,在探讨帮扶计划时,他很投入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年纪大了,干不了重活,就先试着养养牛和猪吧。

和商量后,我们完全同意他的想法。同时还补充了两条:一是到明年要解决住房改造问题,争取早点住上水泥砖房;二是解决个人退休待遇问题。从老邓的神情来看,他自己似乎从来就没想过还有争取退休待遇这一说法。

走的时候,老邓非要送我们到村口,从他暗黄的双眼里隐约透露了一份看到希望的光芒,布满皱纹的脸庞开始有了丝丝的笑容。

连续几天带着老邓来回跑了政府几个部门,所幸我本就是在人社部门工作,知道该怎样更快的去走相关程序。很快,解决老邓退休待遇问题的方案出来了,老邓需要把没交的养老保险补齐就可以了,大概要3万多块钱,每个月可以差不多领到1800块。从老邓瞪大的眼睛里,我知道这3万块,还得我去想办法。

虽然知道希望渺茫,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跑了趟银行。的确,既没资产年纪又大了,谁敢贷款给老邓。原来和老邓还商量着,自己筹1万块钱,银行贷款2万块钱,一年后还清贷款,就开始有固定收入了,以后就可以不用愁了。现在银行这条路是行不通了,只能想想其他办法。又陪着老邓把亲戚、朋友都找了个遍,还是没人敢借。

一个村干部看到我天天在跑这个事,就告诉可以找民间借贷,利息比银行高一点,但必须要有人担保。咬了咬牙,和老邓一商量,同意了。只是没告诉他,由我来作担保,同样利息也由我来付。他领到退休金后,每个月还1500块钱本金,一年多就可以还清了。事情的解决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就等着老邓去地税局把征收单开出来就可以去交了。

过了几天,老邓突然给我打电线万多了,我连忙跑到老邓家。原来县里召开听证会,包括拖欠的保费以及利息等,确实要缴那么多,以前的缴纳标准只是估算罢了,而且每个月只能领到1500多块钱。

“8万块钱,按照每个月领的钱,最少要领5年以上,到时我都不知道死了没有”。老邓低着头自言自语的算计着。看着老邓沮丧的样子,我也不好讲更多的,生怕打消老邓对美好生活刚树立起来的自信心。看来这条路肯定行不通了,这个事情只能暂时放一放,再想想其他办法。

“一个男人应该多关心家里的人,挣到钱了,多给点钱给家人用,更何况到了这个年纪了,以后还得靠她们来养你,把卖猪的钱交给你老婆管吧”。对着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多岁的人讲这样的话,心里总感到底气不足,想着他会不会生气。还好,老邓没有生气,只是静静的听我讲,不断的点着头。借着给他外孙送玩具的机会,和老邓好好的聊了一下家庭关系问题,也将怎么样申请城镇低保,一一向老邓说明,并交待他抓紧时间去办理。

这段时间里,我们把重点放在了帮助他申请办理城镇低保上,像老邓这样在农村居住,又没田没地,也没有退休金的,是符合申领城镇低保条件的。

今天老邓高兴地给我打电话,说他的城镇低保批了,大概每个月加起来差不多可以领到600多块钱,“家里有刚采到的丹参,你拿回去补补身体。”

老邓把去年10月帮扶计划派发的两头猪刚卖了差不多4000多块钱。按照之前的协议,如果养好了,他自己再买2头,扶贫工作队再补助2头,不断的扩大生产规模,就可以早日实现脱贫。记得老邓卖猪的当天,还专门邀请我们去他家吃饭,大有干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

想想,外孙的助学金也发了,女儿在佛山工作也找到了,老婆的医疗救助款也到位了,自己的低保也落实了,猪卖了,牛长得也挺好,房子的改造正在筹划当中,老邓还有什么东西去投诉的,带着这些疑问,很快就到了老邓家。原来,这是之前老邓在办理申领退休金时,上报到市里相关部门后,工作人员跟踪办理情况的回访电话,心里面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来了。

回来的路上,天已经暗下来了,火红的夕阳似乎很近很近,老邓如往常一般的时间出门,他得去山上把牛牵回来。看着这个60多岁的老人身影正隐在乡间小路上,感受到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似乎已经融入了这片土地,也突然感到身上的责任更加沉重了。我还能为他们更多的做些什么?我望着远方的夕阳思索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