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金奖再空缺 余秋雨贾平凹直指语文教育缺陷

8月4日,从“第六届全球华人少年美文写作征文大赛”决赛现场传来一则消息:这项由《美文》杂志社、扬州市广播电视总台和扬州市教育局主办的少年写作重要赛事,继上届大赛高中组金奖空缺之后,本届高中组金奖再度空缺。

难道从本届参赛的20多万名高中选手中,就真的遴选不出一篇令人满意的文章?

是的。8月3日,在扬州决赛现场,27位高中生交出的答卷中,无一篇让评委会感到十分出色。本届大赛评委会阵容强大,成员有贾平凹(著名作家)、顾振彪(中学语文教育专家、国家中学语文教材总编辑)、余秋雨(著名学者)、叶兆言(著名作家)、范小青(著名作家)、王尧(著名学者、苏州大学博士生导师)、潘耀明(香港《明报》总编辑)、许福吉(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院长)等16位文化界、新闻界、教育界人士。评委们在评选时是非常严肃认真的,也是严格的。

本届参加现场比赛的27名高中生,是从全球20多万参赛选手中层层选拔出来的,他们都是地区的尖子,曾在各种作文大赛中获奖,是非常有实力的一群。可是他们为什么都没能折桂呢?

在翻检家里的老照片时突然发现了一帧发黄的小照片非常像我,便拿着去问爸爸。爸爸说:“这是我的祖父(或祖母),连我也没有见过。”我盯着这帧小照片看了很久,相隔那么遥远,外貌那么相近,真是奇怪。终于,我决定对这位前辈说点话。

题目公布出来后,所有评委都予以赞扬,很多随学生前来的指导教师和家长也都叫好。评委们认为此题具有一定的难度,是对学生理解能力的一种考验,同时又具有开阔的空间,便于学生任意驰骋,充分发挥出才能。

本届大赛参赛的初中生也有20多万人,遴选出参加决赛的选手为18人。初中组决赛的题目更打动人,命题人也是余秋雨。

班级里一个特别活跃的女同学突然沉默了,集体活动时还躲着大家,一问,原来她的父母亲离婚了。我好几次走近前想安慰她几句,但刚要开口又不知说什么话好。

这个题目更加切近学生们的生活,直抵心灵,可以激发出他们贴心的现实生活感受,同时启发他们对离婚这一社会现象的思考,亦能旁及其他社会问题。同样,空间很大,又能调动感情,是有话可说、有文可作的。

现场决赛海外组的题目是由香港《明报》总编潘耀明命题的,潘耀明同时也是著名作家,笔名彦火。

人的性格每个人都不同,这就是所谓个性。韦小宝的身上有许多中国人普遍的优点与缺点,但韦小宝当然并不是中国人的典型。民族性是一种广泛的观念,而韦小宝是独特的、具有个性的一个人。——金庸:《韦小宝这小家伙》

我特别喜欢卞之琳的《鱼化石》。意喻往日之我已非今日之我。我们仍珍惜雪泥上的鸿爪,不过是一种纪念。鱼化石的时候,鱼已非原来的鱼,石也非原来的石了。留下的只是凝固了的旷古的怀念。恍如一阕久远的古琴,悄怆、幽异、诡秘,笔意隽永、丰圆──一种凄美寒骨之情,跃然纸上。

③不得抄袭。这两个命题切合海外华文教育及学生心理,既现代、时尚,又在内心深处流淌着中华文化的血脉,也是别出心裁的好命题。

据本次大赛负责人、《美文》杂志社副主编穆涛介绍,从2002年开始的“全球华人少年美文写作大赛”,每年一届,出题人有顾振彪、陈忠实、余华、阿来以及本届的余秋雨、潘耀明,甚至还有当年胜利返航的航天英雄聂海胜、费俊龙,题目普遍反应良好。大赛越来越受到教育界、新闻界以及社会各界的关注,从第一届的8万余名参赛者到本届的40余万参赛学生,每届人数逐渐攀升,总共有高达133万中国内地、美国、日本、新加坡以及中国香港、台湾地区来的中学生参加了这项写作大赛,影响可谓大矣。前5届大赛的获奖者,陆续有人考入北大、清华、复旦、南开及北京电影学院。他们当中,有的毕业在北京当上文学编辑,有的在北大和复旦读硕士,还有的远赴美、法、德、意等留学深造。

大赛的积极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大赛评委召集人、著名作家、《美文》杂志主编贾平凹说:“我们举办大赛的目的,是提高华人少年的写作兴趣,帮助他们建立最基本的三个能力——想象能力、观察能力、表达能力,这是我一直强调的提高写作能力的基础。”潘耀明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院长许福吉说:“近年来东南亚的华文教育水平有下降的趋势,华文在欧美国家的第三、四代华裔子女中也濒临断代,这是我们来参加‘全球华人少年美文写作征文大赛’的主要动因,我们衷心期望动员更多的海外选手参赛,达到推动海外华文教育的目的。”

8月3日下午,在扬州广播电视总台决赛现场,评委会开始工作。先进行的是初中组的评选,很幸运,一篇优秀作文脱颖而出,毫无异议地得到所有评委的一致肯定,用贾平凹的话说:“好作品会跳出来的。”

这篇作文题为《幸福的旁边》,开篇即精彩,巧妙地引用“鱼的记忆只有7秒”的说法,暗喻出“忘却旧的不幸,期待新天地的幸福”这一“安慰”的主题;不仅如此,还独具匠心地运用“7秒”、“7天”、“7年”作为全篇文章的支架,构思出一篇首尾呼应的文章。本届大赛评委、《散文·海外版》主编甘以雯的评语是:“构思成熟,立意深刻,显示出文学的素养和才华。”

初中组的其他文章也都不错,呈现出的共同特点是:切题,情感真挚饱满,文字简洁干净,能把一件事完整地描写出来;有的还具有文学细节的运用、哲理的提升等。评委们对此感到满意,纷纷表示:看到今天华人少年的写作水平达到如此高度,有些震惊,更多的是喜悦!

不过进入高中组的评选后,评委会的氛围逐渐变得凝重起来。阅读着一篇又一篇作文,评委们越来越感到困惑不解,不但期待中的精彩文章没有出现,而且大部分文章(比例高达60%)没有正确理解命题就仓促成文,还有一部分干脆就跑了题。最后,经过反复斟酌协商,由命题人余秋雨一锤定音:本届大赛高中组金奖还是空缺,因为这些作文都没有搭建基本的写作思维。

从表面上看,题目似乎是有点难。但只要稍加思索,即可拨开层层“迷雾”直抵本质。其实,题目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跟未见过面的曾祖父(母)说点话。这太容易了,跟他们说点什么不行呢?比如讲讲今天的时代——社会的、家庭的、政治的、经济的、科技的、环保的、教育的、时尚的、娱乐的……可是,参赛者却被“绕”进去了,很多篇文章惊人的一致,即把写作重点放在大段地描述曾祖父(母)当年的生活,他们怎样艰辛地农耕等等。只有一两篇文章把力气用在了今天。

范小青说,我感到参赛学生的思路是乱的。按说这些经过层层选拔上来的选手都是具有一定写作能力的学生,如果认真审题,是完全可以用很简洁的手法,本本真真地把文章写清楚、写好的。但是他们没有消化,硬塞进了很多自己并不熟悉的内容,所以尽管有些片断是相当好的,也有语言的才华,可就是看不到全篇,缺乏真实的自我。是否他们平时看的范文太多了?

顾振彪说,这恐怕是体现了中国语文教育的缺陷。新课程教材改革后,主要强调让学生说自己的话,不限主题,不限文体,自由写作,跟命题沾点边就行。这从主流上是对的,有助于调动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但也忽视了另一方面,应用文得不到重视了,致使学生走向另一极端,作文写得越来越空泛,华丽的词句多,议论多,扎实描写少,具体事情写不清楚,基本功下降了。尤其突出的弊病是出现了大量事先准备的范文,考试时匆忙搬上去,甚至抄袭现象也出现了。本次大赛这么大量的跑题,恐怕就是这些教育缺陷表现出来的后果。

经顾振彪提醒,其他评委们也注意到此问题。还有一个事实也印证了这一点,即在本次参赛的6名新加坡选手中,不论初中组还是高中组,无一跑题;同时还可以清晰地看出来,那6篇文章都不是事先准备的文字,而是现场写出来的。

作文,本是一门抒发心灵的快乐课程,用叶兆言的话说便是“应该提倡快乐写作,让孩子们吐露心声”,可是现在却变成了精心准备的数篇、数十篇应付考试和比赛的“范文”。进入考场,这些“范文”仓促组合,囫囵成篇,题目“碰”对了的,“组合”没什么大纰漏的,算是运气,可以拿到高分,一好百好;题目没有猜中的,就不知道怎么写了,连正常水平也发挥不出来,一败涂地,一失足成千古恨。

贾平凹表达了他的担忧:“娃们的压力太大了,从4岁幼儿园上小班起就开始了,整天被逼着做功课,比成人们可苦多了。娃们为啥追星,上网打游戏?就是压力太大承受不了了嘛。”

贾平凹还说:“为啥每届大赛初中组都比高中组成绩好?恐怕就是初中时压力小,还能被允许看看电视,关心关心社会上的事情。上了高中,只被关在门里学习,啥也不知道了,你让娃们能写出什么来?”

叶兆言说:“我不认为应试有大的问题。从本质上,我是赞成高考制度的,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方法比高考更好;我也不否认中学的语文教学,中学老师们都是非常敬业的,甚至比大学教师更辛苦、更努力。我认为更大的问题是全社会对语文学习的轻视。”

本届大赛评委、江苏省姜堰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张振邦说:“高考和美文没有冲突,评委们的标准也是老师们的标准。这次大赛的6名高中组评委奖中,我们学校有两个学生获奖,这跟他们平时大量读书、细致观察生活的积累有关。较好的学生们都具备语言的基本能力,我对他们的指导有两条:一是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把主题性的思想提炼出来,运用技巧去表现。二是华美的词语应该让位于真情实感,多学会把生活中的独特发现细致地表达出来。归根结底,高考中受肯定的也是这样的好文章。”

本届大赛评委王尧说:“世界上无论哪个国家都实行考试制度,高考都有压力,应试是不可能消失的问题。我觉得我们的危机是综合性的,涉及转型后中国社会的许多问题。比如当下中国文化背景被淡化就是一个极大的问题,过去一个人没上大学可以自修,不在学校不等于没有文化,但现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似乎没有了。又如今天的语文课本越来越被作为一种技术分析来讲解,情商的诸多因素如亲情、友情、敬老爱幼、尊敬他人、敬畏祖先和自然等都土崩瓦解;就连语文老师也被格式化的背景限定了,好似商业操作上的高规格复制。从民族文化的角度上讲,这是非常令人忧虑的。”

余秋雨也直言不讳地批评说:“近年华文写作进入务虚,假、大、空,无数形容词、成语汇成了滚滚滔滔的激流,这不是方向。尤其中学生作文,应以质朴的文字作为主干,以质朴的写作作为主干,用质朴的语言把事情说清楚,把心情写出来,这是最主要的。”他还告诫说:“写作不是职业,是人生技能;文学不是职业,是素质。有文学信仰和素质是幸福。”

以上这些话,真切地道出了中国知识分子对华文文学、华文教育以及中华文化薪火相传的深切思考。其拳拳之心、殷殷之情、深刻的识见和警示,不仅是对学生们的,也是对家长和教师的,更是对全社会的提醒和启迪。

据悉,第六届全球华人少年美文写作征文大赛组委会已对外界宣布,鉴于本届大赛高中组缺少比较突出的作品,评委会会同命题人余秋雨反复斟酌,决定保留本届大赛高中组金奖奖金、奖杯,并自2007年8月3日起至2008年7月31日,面向全球华人少年写作者公开征集该奖项作品,征稿结束后再邀请专家评出该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