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素质教育”毁掉美国成就中国

今年的考高考生堪称新中国历史上最悲催的一批,他们:生于非典、考于新冠、人数最多、辅导最少、网课最长、暑假最短……可能有年长一些的朋友会说:我当年高考那可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如今高考扩招二十多年,你还说难,这是要上天啊?

其实中国考生的不容易是常态,尤其是比起如今仍旧号称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如果中国学生是地狱难度,那美国大批学生面对的都是“极简模式”(是大批而不是全部)。

那个孕育出乔布斯、马斯克、巴菲特等各界精英,人才辈出的美国,既能让学生时代轻松快乐,又能让毕业之后攻无不克,这也就难怪中国学生会向往美国教育了。

透过表现看本质,要发现其中的问题很简单,美国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不同阶层拼接起来的组合体,就像练习生小姐姐们在台上跳万人广场舞,台下却被分成金字塔形的“AB班”,美国社会的“AB班”其实划分得更加明确,精英阶层和普罗大众泾渭分明,而拥抱“快乐教育”的就是处在“基础的阶层”,换个形容词就是:底层!

美国精英家庭的孩子高中生活完全和快乐不沾边,他们接受的教育,和中国学生普遍接受的教育一样“苦逼”,普利策新闻奖得主Edward Humes在自己的著作《梦想的学校》(《School of Dreams》)中说到:

美国经营学校中流传着一个“不可能三角”,学习、社交、睡觉,至多只能选择两项,这种苦逼教育培养的学生成绩自然是极好的。以排名全美第一的美国三一中学Trinity School为例,参加微积分、统计学、物理学、经济学等大学预科课程考试的学生有近80%的学生可以考出接近满分的成绩!

与之相对应的,接受快乐教育的基础阶层的表现实在有些寒酸。在OECD2018年国际学生测试中,美国初中生的阅读能力排名全球第13位;数学排名第37位;科学排名第18位;总排名在20名开外(前四位分别为:中国大陆、新加坡、中国澳门、中国香港)。

在崇尚自由的国家,不论快乐学习还是艰苦奋斗这些都是个人的选择,精英阶层选择的是后者,因为他们品尝到了苦逼学习带来的巨大收获,收获又加强了他们对苦逼学习的信仰,不断进步的良性循环就形成了。

基础阶层选择的则是快乐学习,他们认为这就是自由,这就是人权,自由让他们更加散漫,散漫让他们更没有机会实现阶层跃升。于是两个不同阶层走向了两个极端。

以教书育人为己任的公立学校教师也对这种现象满满的“绥靖”气息,快乐教育没有升学要求,没有KPI压力,谁不愿意待在这个看不到危机的舒适环境里,而去自找麻烦呢?尤其是在现在的美国,给学生自由选择的权利,那可是政治正确的问题,就算某些美国人的灵魂工程师真有心,也没胆。

教师的“绥靖”甚至还造成了政府的不作为,一旦政府想要有所作为,美国教育协会和美国教师联合会就会拿手中的选票给给政府施加压力,再加上基础阶层好逸恶劳的本性发作,导致政府也不愿意触快乐教育的霉头。

难以想象,在中国人看来十分滑稽可笑的”跳大神“在美国竟然堂而皇之的登上主流媒体

美国基础阶层的教育现状“毁人不倦”,精英阶层同样是一地鸡毛,传统的精英阶层,具有改变教育游戏规则的能力,他们将美国的大学入学制度设定为“申请制”想来上学,提交申请,校方进行评估,评估通过就来上学,评估不通过就在家歇着,因为要保持个性化和多样化,评估没有也不可能设置统一标准。

这个方式让很多人生出了侥幸心理,在美国,像朱自清、陈景润那样的偏科生也有机会上大学了,然而事实远没有那么美好。在美国“偏科”可是高科技,往哪偏看天分,偏得对不对看运气。

阿甘的传说几乎欺骗了全世界,但事实却是大量智商偏低的美国人在越战时期被征召入伍成为侵略他国的牺牲品

100多年来,在精英阶层的利益驱使下,美国高校的招生规则简直可以说是瞬息万变,战争年代录取规则有利于吸收新鲜血液,和平年代的录取规则则有利于巩固阶层优势。

19世纪后半叶,为了巩固阶层优势,希腊语和拉丁文纳入考核;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希腊语和拉丁文考核被取消,犹太学霸比例蹿升(犹太人有钱有科技嘛);一战刚结束,社交和体育纳入考核标准,少数族裔入学率直接腰斩;二战和冷战期间,素质教育再次让步应试教育,移民入学率翻升回归;冷战刚刚结束,素质教育又开始了……30年的素质教育,终于催生出了今天美国两极分化的教育体系。

相比传统的精英阶层,新兴经营阶层又有一套自己的新玩法,2018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为63179美元,美国私立大学的平均学费为35676美元,也就是说一个普通美国家庭全年不吃不喝也不够给两个大学生交学费的,而中产家庭还有房贷、车贷、消费贷……

美国的学生贷款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在过去三十年间,根据美国大学生理事会的数据显示,美国公立大学的学费上涨高达213%,近300万美国中老年60岁还在偿还大学贷款。这其中就包括到当选总统的时候才刚还清学生贷款的奥巴马。

“素质教育”让如今的美国遍地鸡毛,那中国又是如何呢?中国的“素质教育”一直被学生、家长和教师广泛批评,但是绝大多数的中国人还是选择了接受,因为在中国读书真的有可能改变命运,尽管中国的教育体系不够完美,但相比两极分化严重的美国教育体系,中国的模式更加有利于阶层的流动性。

虽然中国也有走后门、搞特权、拿钱砸的骚操作,但毕竟都上不得台面。而在美国,校友推荐关系户,金主捐钱买名额那是堂而皇之,合理合法的。特朗普的诺顿商学院文凭,就是老爹赞助了一个房地产系换来的YABOVIP888.APP。

中国也有“精英教育”,但中国一直在推进的是通过教育培养精英,而非给精英教育的“精英教育平民化”,换句话说就是“有教无类”。所有人,不管你是否擅长读书,都按照精英的方式去教育,在所有人身上都施加反人性的高压力,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中国人整体文化水平的提升和才总量的蹿升,仅2012年到2015年,中国就培养了500万名工程师,相当于欧盟、美国、日本同时期的总和。

世界上没有真正完美的教育,只有是否适应时代发展的差别。在这个智能辅助无处不在的时代,简单重复性劳动的工作将不再需要人类来完成,可以从事复杂工作的劳动者在智能系统面前却会如鱼得水。

一个国家高素质劳动力的绝对数量,就是这个国家在当今时代获得强大竞争力的关键,而中国目前和可以预见的将来,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

就像把这篇文章从头读到尾的各位朋友一样,你们就是中国不可撼动的优势,也是在这个充满外部挑战的时代先辈留给中国最好的礼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